人民网江苏频道首页- 江苏要闻- 评论- 舆情- 民声- 时政- 民生- 社会- 经济- 房产- 教育- 健康- 文化- 图片
留言首页 | 江苏党政领导 | 最新发布 | 领导回复 | 追踪报道 | 留言精选 | 排行榜 党政领导

江苏各地留言版

当前位置: 人民网江苏频道 - 给领导留言 - 镇江 扬中市 - 反映扬中公安局在张小兰死亡案办案中存在失误
反映扬中公安局在张小兰死亡案办案过程中存在失误    发表时间:2019-12-26 16:23
王华给领导留言:

尊敬的各级领导:

你们好!

今年(2019年)8.3日,扬中市博联菜场发生一起因寻衅滋事引发的人身伤害导致他人死亡案,死者系我母亲张小兰(女63岁),本人王华,身份证号:321102198109020030

本案发生后,第一时间拨打110 报警,扬中市公安局接警后城西派出所出警,并作为案件承办单位至今,与2019年12月5日做出撤案决定。根据扬中市公安局办案流程及办案结果,我们家属认为:扬中市公安局在办案过程中存在以下失误,现向各位领导提出申述,要求严查办案失误并给与我母亲一个公平公正的结论:

案发经过:首先再次重现下案发经过(希望大家注意下我文字表述和公安机关认定的文字表述的差距)
第一阶段:事件突发:今年8月3日,星期六 ,早上7点多,博联农贸市场,我们一家人在自家摊位正常营业,我在自家水产门市帮客户杀鱼,我母亲在帮客户剁鸡。忽然离我家水产门市约40米远的家禽市场发生争吵,原来是家禽摊贩徐莹美和他家客户发生争吵。随着争吵的继续,许莹美家客户向着市场外走去(也就是我家方向)。许莹美在后面追赶谩骂,谁知该客户竟然走进我们家水产门市(我家水产门市有间是前后通透的),大概是想穿过我家门市走到蔬菜区去,这时许莹美追到我家门口,而且语言更加恶毒,结果该客户及她陪同人员转身和许莹美对骂,形成许莹美在门外,该客户和她陪同人员在我家门内互骂的情形,尤其许莹美指桑骂槐言语恶毒。见此情景,我和我母亲就上前劝阻:你们有矛盾去自己家门市处理,不要扰乱我们做生意,谁知许莹美转身就对我们谩骂,我们并没有对许莹美产生纠缠,随后在我母亲和我家隔壁摊主的劝离下,许莹美向着家门市走去。
第二阶段:性质转变(此阶段全程有高清监控):在许莹美向家走并且已经走出我家门市范围的时候,可能是看到他家老公严荣明回来的缘故,再次转身冲向我家水产门市谩骂,许莹美的再次冲击谩骂引起我的愤怒,在推开许莹美的同时,看到严荣明张牙舞爪冲了出来,并且直接冲向我母亲,因为我知道严荣明之前在菜场有偷袭打人行为,所以我及时站在我母亲前面,并推开严荣明以隔开双方距离,严荣明立即向我打来一拳,我向左后闪避一步,这时我母亲站在我和严荣明之间,面向我,背向严荣明,以期阻止双方进一步冲突,在此同时,严荣明下蹲起身向前打了一记重拳。随即我母亲向我面前踉跄一大步。我见到严荣明如此猖狂霸道,上来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打人,还想进一步和他理论。此时我母亲已经倒了下去。从许莹美到我家门口谩骂到我母亲倒地死亡,全程只有1分50秒

公安机关的错误行为

一,有案不立

1,案件发生后,事实清楚,人证物证明确,案件结果明显,公安机关未在规定的72小时内做出立案决定,也未在规定的72小时内做出不立案通知书。

2,8月6日下午检察院介入后,扬中市公安局于8月7日做出立案决定并下达一份没有案件性质,没有犯罪嫌疑人的刑事立案通知书,对此家属认为此案至少有应立两案,以追究查明不同犯罪嫌疑人在此案中的不同犯罪行为:

关于许莹美、严荣民寻衅滋事造成他人死亡罪的立案决定

关于严荣明过失致人死亡罪的刑事立案决定

二,案件定性不明

2019年8月7日收到的扬中市公安局刑事立案通知书中,该通知书立案法律条款不明确,案件双方主体不明确,案件性质不明确。该案如何定性?犯罪嫌疑人为谁?都没有明确。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公安机关办案之初就存在倾向性的包庇行为:没有明确案件性质和犯罪嫌疑人的刑事立案,本身就有包庇犯罪嫌疑人的嫌疑。

三,证据采集及认定有误

案件发生后,现场民警,法医采集的相关物证,笔录,视频,以及相关涉案人员二次补充笔录,家属高度怀疑这些证据在案件侦办过程中有缺失,主管臆断的摒弃。我们要求各级领导督促扬中市公安局向检察院、我们家属出示案卷中的全部证据原件。

四,事实认定严重犯错

案发至今公安机关从没有给与我们家属统一口径的正式文字答复,各办案人员也给予了前后矛盾的口头表述,现有的关于案发现场的文字描述只有司法鉴定意见书中的两段(附图)。

12月5日,在公安局收取撤案通知书时,扬中市公安局冯、童副局长和家属双方面沟通,在公开录音的形况下,冯副局长明言:

1,现场监控视频是最重要的客观证据。

2,因为没有权威的鉴定机构能够依据现场视频这一客观证据做出双方有肢体接触的鉴定报告,所以公安机关就按没有接触办理,既然没有接触那就是没有犯罪事实,没有犯罪事实所以撤案。


而我们家属认为:根据现场监控视频这一重要客观证据显示,严荣明在击打行为中:他位于我母亲身后,他有:下蹲-起身-暴力向前击打-回身收拳这一系列动作。根据严荣明和我母亲的身高体型比例--严荣明身体所处的位置--严荣明手臂的长度和出拳的方向--严荣明拳头处于我母亲面部下颌部位--我母亲下颌部有明显青紫伤痕(现场法医拍照取证)--同时严荣明身体巨大的向前冲击力导致我母亲身体向前踉跄一大步;这一系列行为和伤痕证据,证明严荣明暴力击打到我母亲无疑,并且对应于我母亲身体着力点至少有三处:下颌部(拳头),右侧颈部(手臂),后背(严荣明身体或左手等部位)。

对于公安机关给出的因为没有某个权威鉴定机关可以根据视频做出严荣明和我母亲有肢体接触的鉴定报告为由,进而得出没有肢体接触的结论。这里运用的逻辑关系荒谬,行为主体更加错误:相关司法鉴定机构只能对作为案件证据的视频作出:视频真伪鉴定,视频文件修复,视频清晰度提升等工作,部分机构还可以运用新三维技术集合案件现场数据做出三维还原工作,但是这些都是对视频这一证据更直观更方便为办案单位认定案发现场服务的,最终案发的行为动作的认定都只能由办案机关作出。因为没有鉴定报告就认定案发事实不存在,这两者的形式逻辑关系完全不同,在刑事案件办案中,出现在这样的失误是不应该的,后果也是非常严重的。(如果按此逻辑,办案只需要鉴定机构了,还需要公安部门干什么?)


节录一段法律常识:在案件中运用专门知识或技能,对某些专门性问题进行检验、分析后所作出的科学判断,称为鉴定。进行这种鉴定活动的人,称为鉴定人。鉴定人对案件中需要解决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定后作出的结论,称为鉴定结论。鉴定结论是案件、诉讼证据的一种,鉴定结论不同于证人证言等人证,因为鉴定人没有直接或间接感知案件情况,鉴定结论是表述判断意见而不是陈述事实情况,产生所依据的是科学技术方法而不是对有关情况的回忆。所以,对鉴定结论的判断和使用应当注意鉴定结论不能因其所具有的科技性而获得预定的证明效力。由于主客观原因的影响和限制,鉴定结论不排除出错的可能,还需要对其进行检证。因此鉴定结论只应回答专业技术问题,不能回答法律问题

15773484316500511_550_550.jpg

申述人:王华

20191226

留言反馈单位反馈
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157 天 21 小时 40 分 54 秒,相关单位尚无反馈。

督办 (9)

反馈提醒:
1、机构可申请账号,自行添加回复(点此认证);
2、如需网站添加,回复单位可下载联系人认证附件,填写完毕并加盖公章传真至025-85582899,回复内容发送至邮箱voice@jspeople.com即可;
3、如有其他疑问,可拨打025-85582812咨询(该号码不受理投诉、留言)。
1楼 匿名网友说: 既然能来此地发帖。我对自己言行负法律责任。希望大家给我支持!

发表时间:2019-12-26 21:49 跟帖 返回顶部

2楼 匿名网友说: 既然能来此地发帖。我对自己言行负法律责任。希望大家给我支持!

发表时间:2019-12-26 21:49 跟帖 返回顶部

跟贴 网友跟贴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请您跟帖时遵守相关规定

用户名: 密码: